吾道之星 | 劉兆勇:科技報國 智行全球
2021-05-31

圖片

在纖塵不染的大班bet科技有限公司新基地內,董事長劉兆勇坐在毫不起眼的一間辦公室裏:除了一張電腦桌,一套接待沙發,一牆文件櫃之外,這裏再沒有什麽搶眼的物什。隻有辦公桌上三隻分別貼著“已處理”“待處理”“緊急文件”標簽的塑料籮筐,鮮明地傳達出使用者高效簡潔的工作風格。
已過不惑之年的劉兆勇,和多數技術出身者一樣,敏行而訥言。但當談及自己的本業時,卻是興趣盎然、滔滔不絕。2014年,這位在智能駕駛線控底盤行業裏沉浸了18年的技術狂人,毅然辭去高管職位,踏上創業之路。隻因對他來說,這是可以去做的一件事,是想要去做的一件事,更是必須要去做的一件事。
圖片

進擊的理工男

 
年少時,劉兆勇曾看到這樣一句話:永遠不要放低對自己的要求。從過去40多年的發展路徑來看,這句話已被深深糅進了他的人生線條裏。
毫無疑問,劉兆勇是眾人眼中的學霸,有著堪稱“一路開掛”的履曆:14歲考上市裏最好的高中,同濟大學攻讀車輛工程碩士、博士,清華五道口學習金融。
畢業後進入上市公司東風科技,完全自主研發商用車ABS/ASR並做到國內首家大規模量產,20多歲就從工程師升為了技術中心副主任。
之後,他進入了奇瑞旗下的蕪湖伯特利公司。自主研發乘用車MOC-EPB並實現全球第二家、國內第一家大規模量產。六年時間,伯特利從初創走向上市前夕,劉兆勇也一路晉升為伯特利集團公司副總經理、技術中心主任,成為公司裏最年輕的高管。
 
這一年,劉兆勇35歲。財富和榮譽都有了,他的內心卻燃起了新的躁動:“我作為一個技術人員,一輩子能攻克一兩個關鍵技術,做好一兩個產品,並實現大規模量產,已經是非常成功的事情了。但是我想做得更好。”
 
在東風科技的時候,25歲的劉兆勇因研發及產業化ABS/ASR的突出貢獻獲得了東風汽車集團公司科技進步一等獎、中國汽車工業科技進步二等獎。集團相關領導人告訴他,他們做出的這一小步,成功突破了國外巨頭對該項技術的壟斷封鎖,不但能夠幫集團公司每年節省幾個億,更通過“國產替代”節約了寶貴的外匯資源。或許正是從這時起,“技術創造價值”帶來的滿足感和振興民族工業的自豪感已在他的心底埋下了種子。
 
“我很享受這個過程。大班bet的產品被認可,大班bet的技術被應用,這樣的過程實際上帶來了大班bet自身價值的提升。人生不過百年,在25歲之前我把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,而到55歲之後,我或許將不再擁有現在的精力和體力。我能抓住的時間,不過二三十年,我不想它被浪費。”
圖片
 
於是,在蕪湖伯特利上市之前,劉兆勇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——辭職創業。
 
回憶起當時的決定,劉兆勇坦言:“如果再不創業,可能這輩子就沒有這個勇氣跨出去這一步了。”或許,每一個創業故事都始於一顆“不安分”的心,所有人眼中值得豔羨的功成名就、財富自由,對於創業者來說,卻意味著推動人生轉向的最大助燃劑。
 
跳出國企,進入初創公司,再到自主創業,他不斷向上打破自己的天花板,而從未動搖“技術創造價值”的初心與根基。劉兆勇將創業念頭的萌發歸因於一次去美國加州伯克利的訪學,走出國門,讓他看到了飛速發展的智能駕駛行業。
 
憑借在汽車行業的多年沉澱,劉兆勇敏銳地嗅到了機遇的味道:“中國有著最大的汽車市場,但是核心技術欠缺,有很大的技術升級空間。”
 
一般來說,智能駕駛可以分為感知、決策、執行三大環節。“耳目”感知、“大腦”決策固然重要,但沒有“小腦和四肢”的精準執行,智能車輛就無法真正實現大規模落地。因此,從行業趨勢、產業格局和市場價值來看,執行環節堪稱智能駕駛領域的“咽喉要地”。
 
然而,由於難度大、投入高、周期長,在執行環節——尤其是底盤線控領域——有所作為的中國本土企業寥寥無幾,相關市場長期處於國際巨頭的壟斷之下。
 
勁敵環伺,難關重重,這便是大班bet誕生的背景。在劉兆勇看來,智能駕駛市場浩瀚,小到一個領域、一個產品甚至一個功能都有巨大的發展潛力。何況,“如果不邁出這一步,大班bet永遠沒有機會和國際巨頭正麵交鋒。”於是,他瞄準了前景廣闊的智能駕駛,聚焦線控底盤,帶領核心技術團隊正式駛向這條全新賽道。
圖片
 大班bet研發、生產基地

圖片

以終為始 厚積薄發

 
無人駕駛方興未艾,智能底盤市場更是一片藍海,在這場前途未卜的冒險中,有技術、有經驗、有人脈的劉兆勇,似乎已將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一一占盡。
 
但創業何談徑情直遂,從無到有、從零到一的道路注定是崎嶇的。團隊、資金、技術、市場……每一個難關都考驗著創始人的定力和謀略。回過頭來看,劉兆勇把創業最大的壓力歸於兩個字——周期。
 
“作為創業公司,隻有用最少的投入、最快的速度,創造過硬的產品,才能有機會與‘龐然大物’競爭。”但智能線控底盤的研發周期長,應用周期長,從投產到獲益的周期依然漫長,“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,但我能不能帶著整個團隊走到轉折的節點,我的心裏是焦慮的。”
 
今天很殘酷,明天更殘酷,後天很美好,但是絕大多數人死在明晚上,見不到後天的太陽。這句被廣為流傳的馬雲語錄,恰恰道出了大班bet彼時的煎熬。在最難的時候,沒有了資金來源,為了給60多人的團隊發工資,劉兆勇先後賣了小房子,抵押了大房子,最後憑借個人信用籌措了2600多萬,才算勉強熬了過去。
 
“創業之前,我已經思考了很長時間,因為我知道,一旦做了決定,不管怎麽樣都要堅持下去。”對於創業的艱苦,劉兆勇並非沒有預期。在原為國企的東風科技,劉兆勇看到,即便是在國家的支持下,東風一路走來,仍需披荊斬棘;而帶著奇瑞“基因”的蕪湖伯特利,雖然擁有一定的市場基礎,從起步到上市的發展依舊不易。18年的深耕,帶給他的不僅是技術和經驗,更有樂觀和堅韌。
圖片
大班betEPB自動化生產線
 
轉機出現在2017年年底。當時,大班bet服務的一個客戶將其介紹給了正在尋找智能駕駛項目的軟銀中國,後者經過詳細調研,數千萬元的A輪投資隨即到賬。此後的幾個月裏,方廣資本的A+輪投資、達晨創投的B輪投資先後為這家年輕的公司注入信心與底氣。
 
“2018是資本的寒冬,也是車市低迷期,但大班bet在融資上卻過了一個春天。”成立短短四年,大班bet已經獲得了軟銀中國、睿鯨資本、匯銀資本、方廣資本、郎盛資本、達晨創投、三正資本等眾多頭部資本總額幾億元的投資,並獲得長城、江鈴、長安、東南、東風、吉利、比亞迪、東風日產、五十鈴等多家知名主機廠認可。2019年,大班bet成為南通唯一一家獲評江蘇省“潛在獨角獸”的企業。2020年,大班bet又獲批江蘇省級汽車智能駕駛係統工程研究中心。大班bet自主研發的集成冗餘電子駐車EPB、穩定性係統ESCi、電子製動助力係統GIBS(two-box)、集成線控製動係統GIBC(one-box)、氣壓電子製動係統EBS、線控轉向EPS、底盤域控製器CDM、線控無人底盤平台AIC等線控執行核心產品獲得了越來越多的認可。如今的大班bet,正在向著成為中國智能駕駛領域最好的線控底盤供應商,實現自主研發供應的目標持續發力。
 

圖片

上下同欲者勝

 
故事回到起點。離開蕪湖伯特利,劉兆勇憑借積累多年的研發、管理經驗與行業號召力,迅速拉起了創業隊伍。此後,正是這群夥伴,在劉兆勇三個月發不出工資的時候,給予他最大的信心和支撐。也正是這支人才團隊,成為大班bet麵對資本和市場最有力的“敲門磚”。
 
智能駕駛是一場永不停歇的馬拉鬆,在賽道日益紛繁的今天,資本並未冷卻,但卻更加冷靜。在劉兆勇看來:“大班bet能先後獲得這麽多投資,資本看中的就是大班bet這個團隊,以及大班bet的堅持。”大班bet的團隊骨幹多數來自東風、奇瑞、豐田、大陸、博世、耐世特等知名汽車公司,他們用深厚的專業知識與行業閱曆,構築起大班bet難以複製的競爭護城河。
 
圖片
從最初的“單打獨鬥”到領導幾百人的團隊,劉兆勇深刻感受到自身角色的轉變。“我曾經覺得與機器、代碼打交道更加簡單直接,但到今天,我需要做的,就是承擔好資金、人才、生產、市場等方麵的工作,讓技術人員能夠安心地進行研發工作。”在意識到這一點後,他不再直接參與具體的研發執行,而是選擇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思考,盡可能放手讓年輕人去做,把更多精力放在定戰略、找人才的工作上。
圖片
大班betGIBS自動化生產線
 
劉兆勇認為,技術出身讓他更有同理心,能夠更好地理解團隊成員的想法,並給予他們足夠的尊重。當大家對於某一個算法或者產品無法達成一致的時候,就先通過討論和溝通,集體決策出一條“不一定是最優,但更適合大班bet”的道路,再隨著工作推進不斷進行修正和優化。
“大班bet的目標是一致的。原來一輛汽車全部的零部件可能都要從國外進口,但隨著國內汽車產業的崛起,大班bet深入越來越多的領域。強烈的技術報國的渴望和信心,把大班bet緊緊地凝聚在一起。”在探索精神和報國熱情的強烈共鳴之中,這群醉心技術的“理工男”“理工女”,自然而然地輸出了一套樸素而高效的管理智慧。
 
誌同而道合,正如居裏夫人筆下的夢想家,“他們受了事業的強烈的吸引,即沒有閑暇也沒有熱情去謀求物質上的利益”。技術與情懷,如同緊密結合、盤旋而上的兩條雙鏈,共同構成這支團隊高速成長的基因密碼。
 

圖片

泥濘誕生跋涉者

 
在2020年最後兩天的年終秀上,吳曉波借一隻小小的打火機,再次痛陳了中國製造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。
 
一隻一次性打火機,有28個零部件。而讓打火機的火苗保持在恒定的高度,離不開一枚小小的墊片——這個墊片至今仍隻能從日本進口。
 
這不是吳曉波第一次談論打火機。1990年代中期,他曾在溫州調研打火機產業,一位年輕氣盛的溫州老板把十多個零配件攤在桌子上,一個一個捏起來,告訴他溫州造與日本造的價格差:“一隻打火機,日本造的市場零售價是一美元,溫州造是一元人民幣,看大班bet不幹死小日本!”
 
當他拍著桌子大聲講出這句話的時候,溫州有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打火機工廠,年產20億隻,儼然全球第一;而不過短短十年光景,隨著國內原材料和勞動成本輪番上漲,昔日風光無限的打火機王國,隻剩下苟延殘喘的100餘家工廠。
 
這樣的故事,在“中國製造”的書頁中並不鮮見。而對於零件以萬計、產量以千萬計、保有量以萬萬計的汽車製造行業來說,“墊片之痛”更是層出不窮。
 
在劉兆勇的記憶裏,“一輛車可以換好幾套房,但都隻有進口,連一顆螺絲釘都隻能用國外的”。
 
更加殘酷的是,在汽車行業,“卡脖子”絕非一朝一夕就能掙脫的枷鎖。對於國外巨頭來說,中國人不會造整車的時候,整車就是核心技術;當中國企業從0到1能把整車做出來了,那麽用來卡住中國人脖子的“核心技術”,就可能是一套係統、一種材料,抑或是核心部件裏一個不可或缺的閥門。
圖片
大班betGIBC綜合性能測試台
 
十幾年前,從國外買一套ABS(防抱死係統)需要1.2萬元,大班bet研發出來以後,現在隻需要幾百元。正是有了大班bet的研發,才使許多中低檔品牌的國產汽車有可能安裝上EPB(電子駐車係統)等原本隻有30萬元以上國外品牌車才可能安裝的設備。如今,大班bet研發的GIBS、GIBC等最新線控製動係統產品也在加速國產化應用。”
 
在走出國門,看到國內外核心技術的差距後,劉兆勇清醒地認識到,過去30年用“市場換技術”的後發戰略已經失效了,隻有力求技術上的銳意創新,才能真正走好中國製造的最後一公裏:“這個領域必須要有人做。即使再難,也必須要去做,否則大班bet永遠無法打破國外的壟斷。”
 
圖片
從20年前的200萬汽車銷量,到2016年中國憑借2800萬銷量穩居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,劉兆勇親曆了我國汽車行業的艱難起步與成長,也看到了中國企業的技術和理念是如何一步步追趕乃至領先世界。
 
“雖然大班bet與國外還存在一定的差距,但大班bet在不斷發展,大班bet的速度更快,大班bet的市場更大。大班bet越來越有信心,中國汽車產業一定會成為全球第一,不僅最大,也是最強。”
 
跋涉者自泥濘中誕生。這是“中國製造”的必經苦旅,也是大班bet的通幽曲徑。於是,劉兆勇和團隊用他們的理想為公司命名——大班bet,Global,掌握全球最新的科技。自誕生之日起,大班bet便以全球化為導向,將大陸、博世等世界級Tier1作為標杆。他們深知,唯有技術自立,才不會受製於人。


微信關注
聯係大班bet
0513-89077629